酒精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精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社区养老为何叫好不叫座

发布时间:2020-07-13 20:35:08 阅读: 来源:酒精灯厂家

针对我国老龄人口日益增多,社会老龄化趋势明显的严峻态势,我国确立了“以居家养老为基础,社区服务为依托,机构养老为补充”的养老服务体系,明确提出,到2015年,日间照料服务基本覆盖城市社区和半数以上的农村社区。

近期,半月谈记者在北京、上海、安徽、吉林等地调研了解到,各地政府采取多种措施积极推进社区养老,但还存在不少问题。养老服务主体职责不明,定位不清,养老企业发展滞后,社区养老资源一方面不足、另一方面浪费等现象都制约着养老服务事业的健康发展,社区养老难题亟待破解。

政府:越位与缺位

中国老龄产业协会副会长张恺悌对我国社区养老服务进行了多年调查和研究。他认为,当前社区养老服务出现的问题主要表现在政府推出的政策好看不中用的多,考核指标不明确,落实不理想,一些服务措施“动口不动心”。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吴玉韶表示,我国社区养老服务体系存在的主要问题是:老龄政策系统性不强,体系设置不健全。在制度设定层面,政府缺位。

他进一步说,社区养老政策散见于各部门的政策文件中,缺少全局性、前瞻性、系统性的顶层设计,导致绝大部分政策处于“救火队”状态。目前,社区养老服务体系的建设主要依靠民政、卫生、老龄等少数几个部门推动,政策涉及范围小,实施力度弱,部门之间协作与配合不密切。

在养老服务事业中,业内人士认为,政府的责任是负责观念引导、政策制定、管理监督和对困难老年群体的兜底与福利服务。然而,吉林省民政厅社会福利处副处长綦殿学说,政府对社区养老的监管、行业标准、服务规范等方面缺乏明晰的界定。

采访中,社区和基层养老服务人员反映,政府一方面缺位,该管的没管好;另一方面越位,把可以由市场主导的服务,却由“政府主导”来提供,这种由上而下“设定”的服务往往既浪费了公共资源又没有满足老年人的实际需求。

如有些地区一律给80岁以上的老年人发放50元至100元的“尊老金”或类似的“生活补贴”,这对需要改善生活质量的老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对经济宽裕的老人来说,意义并不大,他们更需要的是生活照料和精神慰藉等方面的服务。还有一些地区给所有70岁以上的老年人统一办理了“免费公交卡”,这对身体不好、长期卧床的老人来说几乎用不着,有人护理、有人陪着到医院看病是他们最需要的。

张恺悌认为,“政府主导”的服务带有明显的“计划经济”特点,其服务内容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服务资源的多少,而不是从老年人的实际需求出发来制定,导致服务效果大打折扣。

资源:不足与浪费

记者了解到,由于资金的缺乏,许多社区养老设施严重不足,仅能提供简单的文化娱乐场所,日间照料和短期托养功能不健全。

安徽省民政厅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处副处长张振粤介绍说,目前安徽城市有1030个社区有居家养老服务设施,仅占城市社区总数的40%左右。在农村,除了以五保户为服务对象的农村敬老院外,社会养老服务设施几乎是空白。

在吉林长春市绿园区青年街道宇航社区,记者看到日间照料室不足40平方米,仅有6张床位。社区主任助理武智文介绍,社区内60岁以上老龄人口共2364人,每天来这里活动的老人有三四百人之多。

与养老床位相比,专业护理人员和社工的短缺更是个难以一时解决的问题。记者了解到,现在有些社区也引进社工,开展了志愿者为老服务,但志愿者大都是学生、党员或者在职职工,他们服务的时间和内容非常有限。目前我国对社工组织培育不足,其人员流动性大,很难满足市场需求。养老护工人员普遍文化水平低,护理技能差,而这个行业较低的收入和社会地位,也难吸引具有一定素质的人从事此行业。

一边是短缺,另一边却存在浪费。记者调研发现,一些社区因为管理不当,设置不合理,社区养老设施没有充分利用,成了应付检查的“摆设”。还有的老人说根本不知道社区有养老服务。

安徽合肥市政府大力推动社区养老工作,要求每个社区有10张床位,供日间照料。记者了解到,一些社区为了达标,花资金配备床位、空调等,有的甚至把社区会议室改装,摆放床位。但由于没有引入社会力量参与到运转机制中,社区的工作人员又没有时间、精力来照顾老人,很多日间照料室基本没有服务,只能看看电视。有的甚至没有老人来,设备处于闲置状态。

模式:事业与产业

养老一线的工作人员和专家学者普遍认为,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是我国养老事业成功的关键。但目前民营资本对养老行业“望而生畏”,大多不敢涉足。

记者了解到,制约民间资本投资养老行业的阻力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投资大战线长、成本回收慢、短期难盈利;风险大又没有保障,而老年人病多、易发生意外,这些将给养老院带来很多责任和麻烦,有时一个医疗纠纷拖垮一个养老院;政府鼓励措施少,配套政策又不到位,如社保医疗卡等还不能同养老院内的医疗机构联网等。

民营的北京寸草春晖养老护理院设立在北京人口密度较大的老社区,共投资1000万元,2011年底成立。院长王小龙谈到目前的困难:房租、人工两个占了成本的90%,一年150万房租,外加300万的转让费,相当于用写字楼的价格办了养老院。10余万元政府补贴,和投资1000万元相比是杯水车薪。

王小龙说,现在政策还停留在几十年前的水平上,认为养老是福利事业,不是产业,不允许市场化运作,这就制约了民营企业进入,因为民营企业进入后就相当于捐赠了。他呼吁,政府应出台鼓励政策,用一个支点政策把民营企业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解决中国养老难题。

有关专家指出,扶持社会力量介入社区养老是大势所趋。政府部门应制定好优惠政策,在税收、融资、土地、城建、金融、水电管理和交通等方面给予相应的优惠,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记者 周立权 闫祥岭 叶锋 蔡敏)

晋江工作服订制

泸州定制职业装

锡林浩特制作工服

蚌埠工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