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精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功高盖主却能善终他是如何谢罪保平安的

发布时间:2020-12-29 11:05:45 阅读: 来源:酒精灯厂家

功高盖主却能善终,他是如何谢罪保平安的?

赤眉军自长安东归,与冯异所部相遇于华阴。两军相持六十余日,冯异收降五千余人。建武三年(公元27年)春,刘秀派使者任命冯异为征西大将军。

这时,大司徒邓禹与车骑将军邓弘引兵东归,也到达华阴,并要求与冯异合兵进攻赤眉军。邓弘领兵攻赤眉,被赤眉军击溃,冯异不得已,只好同邓禹一起率兵前往救援,赤眉军后退。

冯异劝邓禹暂且收兵,邓禹贪功追击,被赤眉军挥戈反击,打得大败,士卒死伤逃散,溃不成军,邓禹逃奔宜阳。冯异与麾下数人弃马步行,走上回溪阪(今河南渑池县南),收集溃卒,纠集附近地主武装数万人,整军复战。先以精兵伏道旁,令其身着赤眉军服装,假扮赤眉军。然后,纵兵会战,俟赤眉军疲劳时,伏兵尽起。赤眉军不别真假,惊惶失措,大败于崤底,余众十余万,东奔宜阳,陷入重围之中,被迫投降。于是,刘秀赐书褒奖冯异,令其入关,平定关中。

这时,赤眉虽已投降,豪强地主武装分据各郡县,自称将军,拥兵多的有万余人,少的也有数千人,互相攻击。冯异边战边走,屯兵于上林苑中。延岑击破赤眉,自称武安王,设置州牧郡守,想占据汉中,并率张邯、任良,共同攻打冯异。冯异将他击破,斩首千余级,诸营保守附于延岑的都来向冯异归降。延岑走攻析县,冯异派遣复汉将军邓晔、辅汉将军于匡邀击延岑,大破延岑,其将苏臣等八千余人向汉军投降。

延岑就从武关逃到南阳。这时百姓饥饿,人吃人,一斤黄金只能换到五升豆子。而道路断绝隔离,运输不到,军士都以果实为粮。刘秀命南阳赵匡为右扶风,率领军队援助冯异,并且送去绢和谷子,军中齐呼万岁。

冯异兵士粮食逐渐增多,对不听从命令的豪杰,渐渐加以诛灭打击;对那些降附后有功劳的人,加以表彰赏赐;凡是大帅,都遣往京师,凡是部众,都散归本业,威德盛行于关中。只有吕鲔、张邯、蒋震派遣使者,投降了蜀,其余全部平定。

第二年,公孙述派遣将领程焉,随从吕鲔出驻陈仓。冯异与赵匡迎击,大破程焉,程焉退走汉川。冯异追战于箕谷,再破程焉,回军攻击,又破吕鲔,营保投降的很多。

后来,蜀又多次派遣将领乘间而出,冯异常给予摧垮挫败。召来百姓,申理冤屈,前后只三年工夫,来上林归附的人很多。

冯异以久率兵在外,心不自安,上书说,思慕朝廷,愿意相亲于宫室。刘秀不许。后来,有人上奏章,说冯异在关中独断专行,杀了长安县令,威望权力很重,百姓心中归服,称他为“咸阳王。”

刘秀派人把奏章给冯异观看。冯异惶恐害怕,上书谢罪说:“臣本来是个儒生,在战乱中获得受命的机会,充备于行伍之间,过分蒙受恩私,被拜为大将,封爵为通侯,受任专委西方,以期建立微功,都是从国家利益着想,不计一己之私。我俯伏自思,以诏命征讨,常获得如意结果;有时,以私心来决断,未尝不有所悔。皇上独见的明智,久而更加远大,就知道‘性与天道,是不可得而闻的了。’当兵革开始兴起,扰攘混乱的时候,豪杰群起竞逐,迷惑的人很多,我在遭遇之中,得以托身在你的麾下,在以前那样危险混乱的形势下,我尚且不敢有过失差错,何况现在天下平定,上尊下卑,而我在受爵恩宠的情况下,还能做出高深莫测的事情吗?我是诚心希望谨慎勤勉,以做到始终如一。看了圣上转示给我的奏章,战战兢兢恐怖害怕。

我想明主知我的愚性,所以才敢于自陈心迹。”刘秀以诏书回答说:“将军之于国家,义为君臣,恩如父子。有什么嫌疑感到害怕呢?”

建武六年(公元30年)春天,冯异到京朝帝,刘秀中黄门赐以珍宝、衣服、钱帛,并道:“仓卒困筝时,无蒌亭送我的豆粥,滹沱河送我的麦饭,深情厚意很久没有报答。”冯异叩头谢道:“我听说管仲曾对齐桓公说过:‘愿君王不要忘了射钩的事,我也不要忘了槛车的事。’齐国赖此而强。我今也愿皇上莫忘了河北的灾难,我也不会忘了你赦我于巾车的恩德。”后来几次赐宴引见,商议讨伐公孙述问题,留了十多天,就令冯异的妻室儿女跟随冯异回到西边去。

夏天,刘秀因派遣的将领在陇右被隗嚣打败,改命冯异进军栒邑。冯异还没有到,隗嚣派部将王元、行巡率领二万多人下陇,因而分遣行巡攻取栒邑。冯异即刻驱兵,准备抢先占据栒邑。诸将都说:“隗嚣兵盛,乘胜而来,不可与他相争。应在便利的地方把军队停下,慢慢思考方略。”冯异说:“隗嚣兵临境,习惯于争夺小利,就想乘势深入。如夺取了栒邑,就会使三辅动摇,是我的忧虑。兵法说‘攻者不足,守者有余’。现在,先占据城邑,以逸待劳,并不是与他相争哩。”就暗中进城关闭城门,偃旗息鼓,行巡不知道,奔往栒邑。冯异乘其不意,骤然击鼓建旗杀出,行巡军惊慌错乱奔走,冯异追击数十里,大破行巡。祭遵也在栒攻破王元。于是,北地诸豪长耿定等,都叛隗嚣而降汉。冯异上书说明情况,不敢自矜其功。

刘秀感到忧虑,就颁下玺书说:“诏令大司马(吴汉),虎牙(盖延)、建威(耿弇)、汉忠(王常)、捕虏(马武)、武威(刘尚)将军:虏兵率众下陇,三辅惊恐。栒邑危亡,在于旦夕。北地各营保,都按兵观望。现在偏城得以保全,虏兵遭到挫折,使耿定之流,复念君臣之义。将军征西功如丘山,还自以为不足矜持。与过去的孟之反殿后拒齐兵而不自言其功,又有什么区别呢?现派遣太中太夫赏赐征西吏士,死伤者以医药、棺殓,大司马以下,亲自吊死问伤,以表谦让。”使冯异进军义渠县,并兼北地太守事宜。

青山胡率万余人投降冯异。冯异又攻破卢芳将贾览、匈奴薁鞬日逐王。上郡、安定投降后,冯异又兼安定太守事宜。

建武六年(公元33年),祭遵去世,刘秀令冯异代理征虏将军,并统率原祭遵部队。等到隗嚣死后,部将王元、周宗等再立隗嚣儿子隗纯,继续总兵,占据冀县,公孙述派遣部将赵匡等往救隗纯,光武再令冯异兼任天水太守。进攻赵匡等近一年,把他们都斩了。诸将共攻冀县,不能攻下,准备暂时回兵休整,冯异坚持固守不动,常常为众军先锋。

建武十年(公元34年),冯异与诸将攻落门。落门尚未攻下,冯异便病死于军中。刘秀得知后,赐谥号为节侯。

佳木斯治疗银屑病一般需要多少钱

无锡那个医院白癜风看的好?白癜风如何饮食睡好?

遵义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比较好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