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精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实现收入倍增计划收入分配改革是关键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6:27 阅读: 来源:酒精灯厂家

实现收入倍增计划:收入分配改革是关键

一股收入倍增计划制定热潮正在波及全国。近日,有媒体报道称,黑龙江省11月21日出台了《黑龙江省“十二五”规划》,该规划描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2%以上。  无独有偶,甘肃省也出台了《甘肃省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倍增计划(1212-2016年)》。该倍增计划描述,未来5年城乡居民收入翻番,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15%以上。  事实上,倍增计划的出台,不仅仅是上述两个省份。在十八大刚刚结束不久,各地例如江苏、山西、贵州等多个省份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制定或已完成了当地居民收入倍增计划。  “地方政府制定的居民收入倍增计划是以‘十八大’报告为基础,这是国家意志在地方决策中的体现,表明了地方政府对居民增收的重视力度。不过,文件制定并不能说明实质性的问题,地方政府如何落实文件精神才是我们应当关注的焦点。”中投顾问宏观经济研究员白朋鸣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  十八大报告指出,2020年将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这也是我国首次明确提出的居民收入倍增目标。 记者了解到,在各省制定的收入倍增计划中,黑龙江省政府在“十二五”规划中就已经提出人均收入增长12%,并且是初步计划在剔除物价因素的前提下,到2020年实现居民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由于东中西部经济发展有所差别,制定的时间与目标不尽相同,无论是增长幅度还是实现速度,中西部省份都偏高于东部省份。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新发展新跨越新篇章——“十一五”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一》中看到,2010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109元。另外,国家统计局对全国6.8万个农村住户的抽样调查显示,2010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5919元。比2010年年均翻一番,那么就意味着到2020年,城镇居民收入会达到38218元和11838元。  当前,世界经济疲软,而我国宏观经济也正处下行,经济增长又是影响居民收入的重要因素,那么,各地方出台的倍增计划实施是否存在较大难度?中商情报网行业研究员王健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实现居民收入倍增,是在做大做好蛋糕的基础上分好蛋糕的过程,需要全方位推进、多方面配合。首先,应该在经济建设方面,要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进结构调整,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加快城镇化进程,实现创新驱动等,这是做大做好蛋糕的根基。  “另外,在社会建设方面,如十八大报告所说的实现高质量的就业,让收入倍增有岗位基础,与此同时,提升劳动者的知识水平、技能水平,使劳动生产率进一步得到提高,这既是”两个同步“的固有内容,也将为城乡居民收入倍增提供人力资源的支撑。”王健说。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在某省人大常委会研究室关于当前实施居民收入倍增计划的问题与建议的文章中看到,该调研室对多个市区进行调研发现,实施收入倍增计划面临诸多不利因素有四方面。一是宏观经济运行出现下行风险;二是收入分配关系尚未得到有效调整;三是通胀压力增大减少居民收入;四是城乡居民收入增速基数较高。  该文章还进一步提出,城镇居民持续增收后劲不足、农民收入实现倍增任务艰巨和收入分配不公现象仍较突出等问题是收入倍增的主要障碍。  值得一提的是,收入倍增与收入分配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一些业内人士也表示,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出台后,这有利于地方调整或者制定收入倍增计划。  白朋鸣告诉记者,国民收入倍增是经济增长、收入分配优化的结果,是经济结构调整、分配体制改革的重要成果。分配改革与收入倍增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二者必须同步出台、同步实施,单纯强调分配改革,居民收入之比就不明晰,改革成果难以界定。而一味强调收入倍增,具体的实施方案将面临“难产”,倍增计划恐成一纸空谈。  王健认为,收入倍增计划不能通过简单地增发货币进行分配,涉及到我国关键的收入分配改革。其中,缩小收入差距是收入分配改革的重中之重。  在白朋鸣看来,倍增计划只是国家提升城乡居民收入的规划,尚处于理论阶段,并未落实到实际工作中,其实质效果还有待观察。与此同时,倍增计划并不能彻底解决当前的收入分配难题,二者之间存在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关系,两大目标的实现必须从改革收入分配体制着手。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